色情籃球場

 
63.3K

我老家在南投的山腰,生活純樸。高中時常聽人說些淫娃的事,我只當故事
聽,沒想到後來我的女友就是這樣的女人。
我大學時在台北唸私校,大二時交了一個女友,平時打扮火辣,喜歡小可愛配
超短牛仔褲跑來跑去。因為女友身材好,長得漂亮,我也喜歡他穿這樣子,帶
出去也十分的有面子。當然啦,我們認識不到一個星期就做過了,她也承認過
去有過其他男友,但我不知道有幾個,直到後來分手我還是沒問清楚。
他叫吳琳,之後我都以琳做代號。有女友名字類似的請別介意。
和琳交往後,我們有過很多瘋狂的性行為,她也全都配合。但最誇張的是大二
暑假的那次。
大二暑假我帶琳回南投老家度假,在自己家裏也不敢同房,想發洩時就把琳帶
到戶外去解決,反正老家偏僻,在路上做也不見得有人會經過看上一眼。更何
況再走幾步路,有一個小樹林,更是方便。
樹林裏有一片空地,比籃球場大一點點,我國中就在那打藍球打到大。大二回
去那年已經有了活動式的藍球架了。
之所以要說明這麼清楚,是讓大家明白,相關的地理環境,可以想像當時的場
景。
OK,廢話不多說,我們直接進入主題。
那天我和女友,及其他五個死黨去樹林中打球,打輸的那隊欠贏的那隊一客台
塑牛排。一開始是女友看著我們六個人打球,打了一陣,阿坤就扭傷了腳。大
家商量一下,由女友代替上陣。因為天氣十分的熱,打了一陣球後,在場的所
有男生都把上衣脫了,而女友此時也是穿件小可愛在打球,不過,裏面有穿內
衣,後來也是因為內衣開始出問題。
打一陣以後,因為女友身材好,大量活動後,內衣的鋼絲勾的她胸部疼痛。看
她不舒服,就叫了暫停。這時女友就偷偷問我:「老公,可不可以把內衣脫下
來。」
她的小可愛是蠻厚的材質,琳的乳頭又不大,我想不致太過火。我那些死黨又
很熟,我想不要緊,就答應她了。
她見我同意後,很誇張的做了一件事,現在想想,我覺得她是故意的。
她背轉了身子,手伸進小可愛中,把內衣解開,就當著大家的面,從小可愛中
把內衣脫下來。
這樣的動作再小心都會走光,更何況小可愛本來就蠻貼身的。我離她最近,都
看到好幾次她的乳豆露了出來,我的死黨們離的較遠,但可以發現他們一下子
都不講話了,認真的看我女友在脫內衣。
我想女友一定知道大家都在看,但她裝做不知道一樣。手拿著剛脫下的內衣,
就走到藍球架邊,和我們的臭衣服放在一起。當時的我見死黨每個人都硬了,
反而為他們看得到吃不到的樣子而得意。
女友放好內衣,走回球場就喊:「好,再來!」
少了內衣後,女友36D的胸部又大,打球時左右晃動好不迷人,每個人都不能專
心打球,包括我在內都無法專心,只想找機會拉她到無人的角落大幹一場。不
但這樣,我還發現球出現在琳手上的機會特高,大家也不忘把握機會做身體接
觸。偷偷撞一下,摸一把的行徑我都看在眼裏。我也不阻止,畢竟在這裏放得
開摸得到的美女太少了,讓琳給大家吃點豆腐也沒什麼。這大概就是胡大大說
的“淩辱女友”的心理吧!反正死黨們摸,我摸的更大方,除了會大方的抓著
琳的胸部揉一會外,也會故意從後抱著她,另一手直接從她的超短褲外,碰觸
一下她的下體。我知道琳很敏感,多碰幾下她也會受不了。
不過我看琳全場跑好像沒事一樣,倒是最好色的吉哥第一個受不了,帶開玩笑
的口氣直接講出來:「琳妹妹,妳這樣我們很難專心耶。是不是老B叫妳用美人
計讓我們打不好?」
老B是我高中時的外號,如果那天有一起打球的朋友一定一看就知道了。
琳愣了一會,用她那個本來就有點嗲的聲音說:「有機會給你們吃豆腐還不好
呀!平常想看還看不到咧!」
吉哥回答:「那有,包在裏面我們又看不到。」
N蛋也說話了:「對呀!影響我們的軍心。存心讓我們輸比賽。」
琳很直接就回答:「穿內衣胸部會痛啊!」
小龍也是個不輸給吉哥的色胚,走過來很小心的向吉哥使個眼色,但被我看到
了。我也裝著沒看到,看他們想怎樣。
小龍說:「不然這樣,給我們一些振奮軍心的目標,就當扯平。」
琳就問:「什麼振奮軍心的目標?」
我想這是明知故問啦!更過份的是我們敵隊三個吉哥、N蛋、小龍都來了,我這
隊的除了我和琳,還有一個意哥。意哥什麼話都不說,擺明看戲。反而在場邊
休息的阿坤,走過來關心一下發生什麼事。其實他的眼光,關心琳胸部的時間
還多一點。
琳發現大家都把焦點放在她身上,就用眼光向我求助。
我只好走過來,問:「吉哥,你說什麼目標。」
其實我在場,吉哥本來不敢說的,但精蟲一入腦,還管他什麼朋友妻。
吉哥說:「妳們輸一球,脫一件!」
其他人聽了不敢接口,怕我翻臉!但他們錯了!我巴不得琳這時一絲不掛的給
他們看光,看到琳這時的樣子,全場六個人,那個不是硬的難受。
我笑一笑,把問題丟給琳決定:「要我脫沒關係啊!琳要脫我也不反對,但也
要她敢脫。」
我故意用激將法,想要琳答應。果然,就聽到琳說:「誰不敢脫,但不公
平。」
小龍和好色的吉哥見機不可失,馬上問:「那裏不公平?」
琳說:「難道你們輸了不用脫?」
吉哥這時爽快的不得了:「可以,我們也輸一球脫一件!」
琳又反對:「一球一件,馬上就脫光了。睹注太大!」
吉哥和小龍馬上改:「可以,輸一場脫一件。」
好!球賽又開始了!相信我,如果有一個像琳那樣漂亮的女孩答應你贏了她就
脫,喬丹都不會是你的對手!
果然,第一局我們就慘敗!一球都沒投進
依約,我們都脫了一支襪子!誰叫吉哥沒有規定明白。
結果少了一件襪子後,更不好打球!另一支襪子也輸掉了。
再打下一場時,吉哥他們太急色,都想趁機偷摸琳,被我們大反攻。
你們也猜得到,他們也開始脫襪子。也跟我們一樣,很快就輸掉了另一支襪
子。
第五場時,大家平常都沒力了!今天有了這種睹注,人人都精力無窮!
我們這隊也精力無窮,但我們還是輸的很快。因為不論敵我,都想看琳脫光!
連我也開始想像琳在死黨前全裸的樣子。
琳到底脫了什麼呢?各位大概猜到了,鞋子。
於是我們這隊都沒有鞋子穿了。
沒有鞋子後,在泥土地上琳根本動不了,因為腳踩在地上會痛。
經他懇求後,她又穿回鞋子,脫下手錶。而我們男生一開始打球就把錶都脫掉
了,所以仍舊赤腳。
第六場,大家想像的到。沒有了鞋子,根本戰況是一邊倒。
我和意哥把外褲脫了,大家只等琳會怎麼做。
琳說了:「我是女孩子耶,可以多一次機會。」
吉哥馬上答腔提醒她:「說話要算話哦!」
琳辯不過他們,就向我看來。
我回答了:「誰叫妳答應要睹的。」
琳聽了多少有點睹氣,就背對著我,對那群死黨說:「好,脫就脫!」
一下子就把她那件超短的牛仔褲脫了,露出她穿的T-Back!
我也沒想到她那天也穿T-Back!而且是粉紅色前面蕾絲透明的那種。
天氣熱,運動後,美女當前,每個在場的人都有噴鼻血的衝動!
琳走向籃球架,把牛仔褲摺好,放好,再走回來。
原本大家都以為她不會再打了,以免脫更多。
但琳一付不在乎的樣子:「再來!」
第八場,只穿小可愛、T-Back內褲和球鞋的美女在球場上跑,吉哥和小龍這兩
個大色 狼怎麼受得了,完全不掩示的去摸琳的屁股。我相信他們還故意去摸琳
的小穴,但我沒注意到,因為我趁他們對琳上下其手時,連進三球。
吉哥、N蛋和小龍二話不說,把外褲給脫了,就是要留下球鞋。
第九場,場面已經非常淫蕩,五只穿內褲的大男孩,在場上追逐一個全裸的美
女。吉哥、小龍和N蛋,他們一樣忙著在琳的身上動手。我也不時加入他們,這
時更大膽的把琳的內褲撥開,摸她的小穴,很明顯的濕了一片。大腿上的汗真
不知道是淫水還是汗水。不只我摸時這樣,吉哥他們要摸小琳時,小琳也會把
腿打開讓他們摸。我看得出來琳完全動情了,也愈來愈跑不動。
猜看看誰贏了?
讓你們失望一下,吉哥輸了!他兩手都是琳的淫液,滑的快抓不住球。
吉哥他們三個當然不囉嗦,馬上把內褲一拉,脫個乾淨。
琳一點都沒迴避,很仔細的看著吉哥等三人的陽具。吉哥他們那根玩意當然不
是軟的了,每個人都硬的挺起來。琳就像欣賞自己的戰利品一樣,走來走去觀
看,我懷疑她那時其實很想找一根就塞進自己的小穴中。
琳說:「怎麼樣,我還是贏了,你們沒話說了吧!」
吉哥說:「誰說妳贏了,我還有雙球鞋在啊!」
琳說:「那你們是一定要輸光囉?」
吉哥回答:「哼!下一場我們再輸,就這樣回家!」
琳很乾脆:「好!那再來一局!」
吉哥趁機再加一句話:「誰最後輸了,誰就全裸回家!」
琳好像故意似的:「好啊!我倒想看你要怎麼回家!」
第十場,我們當然不會再讓琳贏球,莫明奇妙的輸掉了。
這次連吉哥都沒講話,大家全都站在定位上看著琳。
就看琳拉起了自己的小褲褲,慢慢的往下拉,露出了一點陰毛後,又很快的拉
起來。
有點淫蕩的看著大家。這時我已經硬的有點受不了,好想把琳脫到旁邊狂幹!
又想看她要怎麼做。
琳把小可愛拉起了一點,可以看到雪白的半個乳房,就把雙手抱在自己胸前,
說:
「這麼想看啊?」
大家都點點頭。
琳大概還是會不好意思吧,轉過身,脫掉小可愛,然後用雙手遮著胸部走去籃
球架放衣服。那時全部的人呼吸都停掉了,就等她把手放下。
琳猶豫了一會,說:「就給你們看嘛!沒看過女人胸部啊!」說完就把手放
下。
琳的胸部很大,但形狀很美!我最喜歡幹她時揉她的胸部,看她胸部變形的樣
子,會有一陣莫明的快感。
我相信所有人都看呆了,不知道要接什麼話。吉哥的陽具不但硬了,而且有點
發紫,陽光下還可以看到有液體的反光。
琳也注意到了,走到吉哥的身邊,輕輕用手彈一下他的龜頭。淺笑說:「下一
場一定讓你們輸光。」
吉哥居然當著我面,很快的輕咬了一下琳的乳頭,讓琳嚇了一跳,又遮住了胸
部。
現場一度尷尬,大家怕琳也怕我生氣,就沒得玩了。
我正興奮得不得了,怎麼會生氣。琳也只是含笑輕罵了句:「色狼!」就把手
又放下,讓大家可以任意的看著她的乳房,隨她的跑步跳動。
第十一場,誰還有心進球啊!這場幾乎就是琳的淩辱大會,大家都圍著琳,用
力的抓她的乳房,摸她的小穴,琳甚至已經開始發出喘息聲,被小龍摸到腳
軟,趴在地上。
反正不知道怎麼打的,這場輸了就對了。
我們輸了時,琳還趴在地上起不來。她的T-Back早就遮不住她的小穴,不知道
流滿淫水還是汗水的小穴,就這樣被所有人看著。
等我把我的內褲脫掉時,琳才發現說:「啊,我們輸了?」
她看看左右的人,都看著她,等她脫最後一件。
琳坐起來,看著我勃起的陽具,說:「老公,幫我脫。」
她讓我脫她內褲時,把腰挺的高高的,在場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她完全濕掉的肉
穴在陽光下閃著光。
脫掉她內褲後,我回到籃球架旁邊,在衣服堆中找出我好不容易存錢買的數位
相機。
平常我都會儘量隨身帶著,但沒想到碰到這大好機會。
拿著相機,我指揮琳做動作。就看o雪白的身體在都是土的球場上,任意的滾
著,做出任何我想像的到的淫蕩姿勢。
等她全身都是土時,我叫她拉著吉哥的陰莖,含著口交。另一隻手叫她翻開小
穴自慰。我則一張張的拍。
琳終於受不了了,拉著吉哥的陰莖,就要塞到自己的肉穴中。
我馬上阻止,因為起碼要由我開場。
我把相機交給意哥,迫不及待的坐在地上,要琳坐到我身上來。
琳拉起我的陰莖,一下子就滑了起去,發出了很大聲很滿足的淫聲。我很難形
容那個聲音,那只有忘我的滿足時才會發得出來。
話說琳被我插入後,整個人都快發狂了。用力的扭動她的腰,強力的拉扯讓我
的陰莖十分的疼痛,只好叫他慢點。琳便由旋轉的扭動,變成上下的大力擺
動。
這樣的擺動可以讓我插的很深,整根都沒入了她的陰唇裏,然後她的臀部再重
重的撞到我的大腿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這樣做過,但至少我很難受得了這樣
強烈的攻擊。於是我轉守為攻,猛力的挺腰反擊,讓琳叫的有點像在嚎哭。很
奇怪,但那是她叫春的聲音。
我把數位相機拿給吉哥,由他來拍攝,我則繼續擔任導演,指揮琳做著各種姿
勢。
其他人當然也沒閒著,過來「幫忙」愛撫著琳身上的每一個部份。像小龍就和
琳做法式深吻,一手摸著琳的陰蒂。只不過當龍手再順著往下摸琳的陰唇時,
就會不小心碰到我和琳的交合處。我不是Gay,很討厭這樣的感覺,就把龍的手
拉開,讓琳自己撫摸。
當所有人都圍著琳時,吉哥拿著相機退出了戰圍,才能看得更清楚。
琳這時全身赤裸,只有穿一隻球鞋坐在我身上。手上抓著意哥和N蛋的陰莖交替
的往嘴裏送;小龍沒辦法再吻琳的嘴,就大力的又吻又抓,粗暴的對待琳的左
胸。右胸則交給一拐一拐走過來的阿坤(他腳一開始就扭傷了,記得沒?所以
他是在場唯一有穿衣服的。)。
我們五個人摸遍了琳的全身,而且出手都相當的重。不用三分鐘,琳的乳房臀
部和左右大腿,都出現了手指的紅印,而且滿地的沙土混著琳身上的汗,看來
像是洗了場泥漿浴。但琳像是十分享受,不斷的高聲叫春,沒機會說什麼話。
(琳一直都這樣,真的爽的時候,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因為場景實在太淫蕩,我很快就有了要射的衝動,所以趕緊把琳的臀部抬高,
避免一下就射了出去。
琳因為我突然拔出,十分不滿足:「老公…老公…幹我,快點幹我。」
我看了看吉哥,他忍了很久了,又當了這麼久的攝影師,當然要給他獎勵一
下,所以我轉頭跟琳說:「琳,老公一個人幹妳不夠,我叫別的男人幹妳好不
好?」
琳轉頭看著六個圍著她的裸男,說:「你們想要輪姦我啊。要我老公同意
哦。」邊說邊愛撫著自己流著水的肉穴,所有人都看的受不了。
我用手用力的插進她的肉穴中,琳啊的叫了一聲。我再故意問她:「誰要被
幹?」
琳有點喘息的回答:「我,我要被幹」
我再逗:「不行,不能說我,要加名字。」
琳知道我希望她講淫蕩的話來挑逗我們,就說:「是琳,我吳○琳想要被幹,
被你們所有人的大棒棒幹。」說著用自己的手撥開自己的陰唇,又說:「吳○
琳是天下最淫蕩的女人,吳○琳的小妹妹要被幹,快點滿足我。」最後一句話
簡直是用喊的。
像琳這樣的美女,打開自己的陰戶,喊著自己的名字說要被幹,真的沒什麼男
人能忍得住。平常她這招只是對我用的,但這次一口氣對六個男人,一樣見
效。
小龍馬上就到琳面前,抬起自己的陰莖,準備插進去,但又被我阻止了。
我說:「把她抬到樹那邊去。」
大家把琳抬過去時,還故意把琳的大腿用力分開。琳也很配合的把陰唇再度分
開,自慰給所有人看。小龍也趁機一下子插了進去,抽動了幾下再很捨不得的
拔出來。
我把我們的衣服拿來,讓琳抱著粗糙的松樹樹幹,再把他兩手綁住。只可惜沒
有帶到繩子,不然我真的想把琳綁起來幹,看看日本的SM是什麼感覺。
這時雖然沒有繩子,但看到琳被綁在樹上,沾滿了土的雪白乳房在粗糙的樹幹
上磨擦,有一種很強的凌虐感。其實我那時多少會心疼,但色慾攻心時,也顧
不到憐香惜玉。
把琳的腿分開後,我就叫吉哥從後面進入了。雖然我不願承認,但吉哥的那傢
伙的確比我的更大。一插進琳的小肉穴後,琳就發出了感嘆:「這個好大,我
的小穴穴塞得好滿,好…好…」
誰也不知道琳後來說好什麼,她後來除了叫春外,說的幾乎都是囈語,沒人聽
得懂。
我們大家又開始摸遍了琳身上每一吋肌膚,甚至故意把泥土抹到琳的身上。不
一會兒,琳的身上就像穿了件泥做的衣服。吉哥雖然忙著幹,手也沒閒著,故
意就把琳的胸部擠向樹幹上磨擦。琳覺得痛了,就喊著:「痛、痛、啊…可是
好…好爽。輕…輕一點。」
吉哥當然不聽,更用力的去磨琳的乳房,結果這次刮傷她粉嫩的乳房,琳大叫
一聲!
嚇大家一跳,吉也停下來不抽動。
我問琳:「怎麼了?」
琳的手被綁住了,氣的用腳去踼吉哥。邊罵:「人家的胸部好痛!再這樣我不

了。」
於是我把琳鬆綁,看到她的胸部被樹幹擦出了一條條血絲,還是蠻捨不得的。
這時吉哥還插在琳的肉穴中,我從前方深吻了一下琳,輕輕的撫摸她的乳頭,
然後用眼神對吉哥示意:「幹她!」
吉哥收到後,把陰莖慢慢抽出至洞口,再一口氣用力抽進去。
琳受到刺激,又啊的一聲叫了出來,說:「好…好深…會受不了。」
我讓意哥接手我的位置,讓琳彎下腰來替意哥口交。小龍和N蛋則抓著琳的雙手
去抓自己的陰莖。阿坤來的太慢,沒有佔到好位置,只好跟小龍和N蛋搶摸琳的
胸部。我則找了個好位置,把琳現在淫蕩的樣子拍下來。
切到近拍功能後,我把鏡頭對準了琳和吉哥交合的地方拍了幾張。
這時突然想到,就把數位相機切到瀏覽畫面給琳自己看。
琳被幹的兩眼發白,相機在她眼前她也看不見,還要我提醒她:「琳,妳看妳
被幹的淫蕩樣子。」
琳看到自己的照片說:「我…我好淫蕩。還要…還要…」
吉哥看的受不了,對我一字一頓的說:「我‧快‧要‧射‧了。」做個手勢指
著琳的肚子,表示要射在裏面。
我咬了牙,點點頭。吉哥馬上加快速度抽動,琳叫的聲音也愈大聲。吉哥在一
陣深呼吸後停住不動了,琳也用力的抬起上半身,做了一個大聲呼喊的表情,
但沒有聲音。
琳發現吉哥射在裏面,轉頭對坤哥說:「你…怎麼射在裏面,人家現在還在危
險期吶。」
我就對琳說:「我叫他射的,我喜歡看妳的小穴穴裏流滿不同男人的精液。」
琳故做生氣的說:「我被別的男人幹,你看的很爽喔。」
邅時吉哥緩緩的把陰莖拔了出來,白濁的精液也跟著流出來。我馬上叫琳蹲
下,上身向後傾,把正在流精液的美穴清楚的拍了下來。
小龍剛只插了兩下,十分不滿。也不等琳小穴的精液都流出來,就直接把琳拉
倒,躺在球場上,壓在琳的身上問:「要不要試看看我的肉棒?」
琳這時還故做害羞,把臉遮起來說:「不要,要幹我要問我老公。」
得到老婆尊重,我當然得意。就像指揮這場戲一樣,我回答:「幹死這淫婦!
讓她爽到死為止。」
小龍和吉哥不一樣,喜歡邊幹邊問話:「琳,怎麼樣,被幹的爽不爽?」
琳正趕著要上另一波高潮,就回答:「爽…爽…爽翻了。」
小龍又問:「喜不喜歡被我幹?」
琳回答:「喜歡…」
小龍居然還學我那一招,問:「誰喜歡被我幹?」
琳也乖乖的回答:「吳…吳○琳喜歡被幹。」然後突然放大聲音說:「不要問
了,我好爽,我要被幹,讓我爽,不要一直問。」
小龍說好!就把琳的屁股抬高,用由上往下的姿勢快速的抽插琳的小穴。琳也
回應似的大聲叫春。
這樣支持了五六分鐘,雖然小龍一身都是汗也不停,小龍的體力實在很好。小
龍也感覺到自己要射了,就問琳:「要我射那裏?」
琳回答:「射…射在裏面。我老公要…要你們都射在裏面。弄大…我的肚
子。」
就這樣,我們在大太陽下的球場輪姦了琳。七個人一絲不掛的全躺在球場上喘
著。琳蠻慘的,我們六個人幹到一半時,琳已經快支持不住了,不斷的高潮其
實是會累的。
但沒幹完的,仍一個接一個的上,琳沒有大動作,只會淺淺的叫春而已。現在
想想,後來的場景很像是強姦。
等所有人都幹完,琳全身都軟了,腳也站不直,只能躺在地上喘氣。有能力幹
超過一個小時的人,都知道這是真的,長時間做愛後,女友都會腳軟站不起
來。
這時琳全身赤裸,只有腳上穿著球鞋,兩腿開的開開的躺在地上,陰戶還不斷
的流出精液。六人份的精液實在不少,在琳的陰戶前流成了一灘小水窪。
當然,每個人都累了,不過沒有琳那麼累。興奮過後,大家也清醒了一點,六
男一女全裸躺在地上,久了還是怕人經過發現。所以我們把琳抬起來,到樹林
中,找片柔軟的草地把她放著。琳因為太累,在輕風吹拂下,就這樣一絲不掛
的睡著了。
那天最精采的就是以上那段,把所有人都搞累了,接下來就不太有搞頭了,不
過還是把後來的劇情交待一下。後面的內容會無聊一點,真不好意思。
我們幾個男生後來就在一邊聊天打屁,當然話題還是都圍繞在琳的身上。
睡了一個多小時後,琳醒過來了。這時發覺全身赤裸,才覺不好意思,用手把
重要部位遮著,但也沒有把衣服穿回來,就來加入我們聊天的行列。
聊到要打道回府時,色哥這頭號色狼還沒忘了我們的約定-輸的要全裸走回
家。
之前答應時只想要扒光琳,沒有想到這下連我們也要脫光光回家。不過這事實
在很刺激,大伙在一種異樣的情緒之下,就這樣做了。
從籃球場到我老家,大概有六、七佰公尺,路是不長,而且人也不多。但在下
午五六點時,要全裸走在路上,實在要很大的勇氣。
從樹林中探頭一看,剛好附近田梗中都沒人,出來耕作的也差不多回家了。當
下就由吉哥、N蛋、阿坤和小龍做人牆擋在前面。我們則在後慢慢推進。
因為沿路都沒人,走了一半,吉哥就不安份了。
吉哥故意把琳拉著推到前面跑,琳又不敢大聲叫。不過運氣不錯,一路走來都
遇不到人,可能那時大家都在家準備晚餐了。
我的老家是原來三合院打掉,加高蓋的水泥房。平常要出入都是在三合院院子
的大門那裏,現在這個時候正是大家在那聊天乘涼的時候。阿坤過去探頭一
看,果然不錯,那個小院子裏現在有不少人在。所以我們改從很高的後面爬進
去。
我老家後面是填起來的平台,約有一公尺多高,而且後面就是田,也沒有樓
梯。
所以要走後門進去,就真得用爬的。
我們幾個當然讓琳爬第一,故意在後欣賞她的美穴。
然後呢?後門進去就是浴室,琳才把全身上面厚厚的泥土沖掉,再溜回房換上
衣服。
後來那個暑假,琳差不多都是公開的和我這幾個朋友分享著用。開學過後不
久,我就和她分手了。說老實話,我在這點上和胡大大不太一樣,女友被玩成
這樣後,感情就淡了,也不想珍惜。但可能我就是喜歡這種美艷淫蕩型的,二
個月後又交了一個女友,雖然沒有琳這麼誇張,但也是很敢玩的。







相關閱讀
   
真愛旅舍ut聊天室 ,交友app ,520自拍論壇 ,微風論壇18禁區 ,Live 173 影音視訊 Live 秀 - 全台首創一對一,85cc ,E夜情交友網 ,台灣uu視頻聊天室 ,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同城寂寞交友網
免費視頻聊天室哪個好 ,line視訊 ,開放性聊天室 ,真人视讯美女直播,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色情視訊聊天室 ,性感長腿美女寫真圖片 ,live173直播平台 ,173免費視訊秀 ,真人秀直播大尺度視頻